详细内容 当前位置:主页 > 威尼斯人注册 >
宏观把方向,微观定节奏 :近五年铜市场两大怪时间:2018-07-04   编辑:澳门威尼斯人网站

声明:本文为赫桥智库摘选文章,已注明作者及来源,若不便在此发表,请联系客服:400-871-6766,或发送邮件至rbthinktank@126.com,赫桥智库将即刻移除。

春节后,多数商品期货出现一波流畅的下跌,铜也不例外。

回想春节前,多头踌躇满志,沉浸在特朗普基建效应、矿山罢工扰动、铜矿供应长期紧缺、废铜进口大幅下降、全球经济持续增长等众多利好中不能自拔.

金融去杠杆、规范地方政府债务、房地产调控等可能引发经济放缓、需求下降的因素,却被简单地以“相信国内经济的韧性、海外经济的持续增长”带过。

而节后这些因素却成为市场的心头之患,叠加库存的不断累积,引发了一波下跌行情,并在中美“贸易战”的利空刺激下一举跌破5万元关口,也宣告了2017年8月以来支撑平台的失守。

与此同时,产业层面的微观数据却相对乐观:

广东、浙江两地废铜调研均反映出废七类萎缩明显,缺口比去年预估要高;

铜价跌到5万附近后,废铜替代优势大减,部分下游企业转而采购电解铜为原料;

铜杆、板带、铜棒类企业订单均好于或至少不差于去年水平。

所以,铜铝峰会上行业朋友们交流起来,普遍觉得当前下游需求并不差,宏观情绪有些过度悲观。

在我的记忆中,类似这样的宏微观数据“打架”情形,几乎在每轮行情中都不断上演。

多少次交易得失之后,逐渐总结出一句心得:宏观把方向,微观定节奏。

期货市场是基本面、资金面和情绪面的综合反映。

当宏观经济出现转向后,商品期货市场大势即会跟随前进;

随着资金的推动、行情的演绎,最终演变为狂热或恐慌情绪主导下的“一面倒”行情,并以多个品种出现涨跌停板为标志,高杠杆的特征决定了此时多数期货品种必然同涨共跌,即便有再多的理由,亏损方也只能放弃抵抗、先保命再说;

而当市场情绪宣泄完毕、价格短期内过度涨跌、透支所有利多或利空信息后,产业供需力量开始粉墨登场,纠正市场的过度反应,出现反弹或调整行情。

铜素有“铜博士”之称,金融属性强于商品属性,所以宏观与微观数据对立、相互打架的程度比其它品种更为明显。两种力量的矛盾冲突,也导致了近五年来铜市场两大怪象:

浮盈加仓,全部泡汤;逆势死扛,再创辉煌!

从2011年初到2015年底,欧债危机、全球经济疲软、中国经济降速等宏观因素带动下,商品期货步入熊市,沪铜指数从77000附近一路跌到33000左右,跌幅57%。

而与此同时,翻看国内外各大投行的报告,铜的供需平衡表却从未出现过“严重过剩”。每年的供应过剩量,高的预测不过60-70万吨,少的预测只有20-30万吨,甚至个别投行仍预测略短缺。

这点过剩量相对于2200-2300万吨的全球需求来说几乎不算什么,与棉花白糖橡胶、煤炭、铁矿、油脂等品种巨大的库存/消费比相比更是相形见绌。

所以,单单从产业供需面来看,铜并不应该出现这么大的跌幅;但从全球宏观经济的走势来看,其大势又必然归于下跌。

如图1所示,沪铜指数从2013年底到2015年底的下跌走势,趋势上与螺纹指数几乎一致,此所谓“宏观把方向”!

记得前几年的行业分析报告,不论什么品种,都是先大段地分析美国QE、欧债危机等海外经济数据,再论述美元、原油走势,后分析国内经济大势,至于本品种自身的行业供需,只用较小篇幅一带而过,以至于业界发出“所有研究员都成了宏观经济分析师”的感慨。

而在具体的行情走势中,简单地按照大势做空,却常因为产业的微观结构引发市场反弹,以至于出现“浮盈加仓,全部泡汤;逆势死抗,再创辉煌”的戏虐之语。

图1:2013年11月—2015年底沪铜指数与螺纹指数(黄线)走势

(1)在2013年12月到2014年3月的下跌行情中,铜从52600附近快速跌到43600左右,跌幅约9000元。而产业微观层面并没有感受到这么剧烈的危机。

相反,铜价的短期暴跌导致了废铜替代优势消失、进口铜亏损3000元-3500元/吨等问题,在下游企业加紧采购、冶炼企业联合出口、旺季消费回升的推升下铜价不断反弹,并在国家收储消息刺激下反弹到51200附近,收复85%的跌幅。

期间,不少空头认为大势向下,只是阶段反弹,应该趁势加仓,结果轻则回吐所有利润,重则亏损出局。


(2)2014年8月后市场再次下跌,并从11月底46000左右开始加速下跌,到2015年1月底跌到38700附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