详细内容 当前位置:主页 > 威尼斯人网址 >
宋鸿兵:以亚元破解南海争端时间:2018-07-04   编辑:澳门威尼斯人网站

财经作家、《货币战争》作者宋鸿兵。 本报记者 苏晓攀/摄

财经作家、《货币战争》作者宋鸿兵。 本报记者 苏晓攀/摄

  如果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找到利益共同点,形成一个利益同盟,大家的利益死死捆绑在一起,就既不可能打仗,也不可能受到其他国家的挑拨离间

  《国际先驱导报》记者张皓雯发自北京 “阳光之下没有新鲜事”,在财经作家、《货币战争》作者宋鸿兵看来,我们正经历着的很多困惑,历史早就给出了答案。

  最近,在南海争端愈演愈烈的时候,宋鸿兵推出了《货币战争》之四,《战国时代》。他通过潜心研究那些人类控制财富、分配权力的历史,试图从经济角度,为胶着的南海局面提出最有利于中国的化解之道。

  “尽管历史不会是简单的重复,但在历史中不断反复的人性本质,却有着惊人的类似。”在一个阴郁的冬日,宋鸿兵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。

  建立超主权的“石油联盟”

  《国际先驱导报》:在新书中,您提出了亚元的概念。这个概念原来也有人提过,为什么您会在这时候提出来?

  宋鸿兵:在我看来,中国未来面临的形势不太好,像南海问题越来越令人焦虑,有爆发战争的可能性。它构成了中国经济未来发展最明显、最大的潜在威胁。我认为必须将这样一个火药桶的引信拔除,否则经济的不确定因素太大了。

  现在我们面临非常胶着的局面,周边国家在南海问题上都有自己的主张,在步步紧逼,特别是在美国的指使和帮助之下,提出越来越多的要求。中国既不能回避,又不能退让。如果真要爆发战争,以石油进口为例,不管是源头,还是运输通道,基本都在美国的控制之下,试问在这样的情况之下,尤其是在美国的干预之下,用战争手段短时间之内能不能解决问题。如果不能,就面临一个问题:现有的经济体系能不能支撑长时间的战争?如何保证中国经济不出现巨大的滑坡,不会出现巨大的严重的冲击?

  中国处于一个战不能战,和不能和的状态。怎么解决中国与邻国之间的问题,是我提出亚元的主要考虑。

  Q:亚元能解决南海争端吗?

  A:亚元的基础是亚洲经济共同体。如果中国和日本、和这些在南海地区有争议的国家找到利益共同点,形成一个利益同盟,大家的利益死死捆绑在一起,战争就既不可能爆发,又无法想像了。

  如今,不但南海问题令人焦虑,美国重回亚洲的态势也越来越明显,包括声称“21世纪是美国的太平洋世纪”,这已经不是一个小措施,或者仅仅是为了竞选打出的旗号,而是美国国家战略发生了重大转向。

  美国对中国经济繁荣的容忍,本是建立在中国生产,美国享受,中国储蓄,美国消费的模式之上。未来中国经济转型势必要求将国民经济的主要资源,从向海外市场倾斜转向国内市场,从而减少向美国的储蓄输出。随着双方的利益基础逐步瓦解,势必对抗多于合作。

  在这样的大趋势下,中国必须要想出一个新的战略:建立亚洲的统一战线。将潜在的对手转化为利益攸关的朋友,是化解美国高压围堵的“太极推手”。从这个意义上看,推动亚元,不仅是货币的战略,同时也是地缘政治和军事的战略。

  实际上我们在亚洲发展最好的态势是,没有敌人,只有盟友,这是保证中国经济未来不出问题的一个前提。

  Q:在您看来,亚洲国家的利益共同点在哪里?

  A:各方不退让的根本原因,无非是这片海域之下的石油资源。我们应该像当年德国的“煤钢联盟”一样,建立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的石油联盟,把这些资源作为超主权资源,在一个新的机构之下统一管理。大家共同开发,获得的利益,按比例分成。

  德法为什么能够消除百年以来的宿愿,达成和解?我认为最重要的因素就是它们形成了超主权的利益共同体——“煤钢联盟”。更重要的是,这一制度安排,正是今天欧盟和欧元的起点。没有一个规模足以与美国抗衡的市场规模,欧洲就不可能获得主宰自己命运的最终权力。

  中国也要用超主权的“石油联盟”为起点,推动亚洲经济共同体的建立,实现亚洲经济一体化,把亚洲各国的利益紧紧捆绑在一起,让亚洲国家之间的战争“既无法想象,也绝无可能”。

  阻碍亚洲团结的是美国

  Q:很多亚洲国家都和美国保持着比较亲密的关系,要它们去和中国团结,这可能吗?